北京商报讯随着在港上市中小银行数量增多,港股市场估值不高,中小银行公开发售发行认购不足的情况也屡见不鲜。6月25日,江西银行公告显示,已收到合计4239份根据香港公开发售提交的有效申请,认购合共2582.25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股份约0.29倍。香港公开发售下初步提呈发售的发售股份认购不足,6192.75万股未获认购香港发售股份已被重新分配至国际发售。

近年来,虽然多家城商行、农商行陆续赴港上市成功,但该类公司在港发售日渐受到冷落,多家银行在港公开发售未获足额认购。

[九江银行是2018年赴港上市的第三家内地城商行。选在A股上市的银行今年至今已有3家IPO过会,但还有16家仍在排队,其中10家银行已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的状态,“已反馈”的有6家。]

作为首家实现H股IPO的城商行,重庆银行一个月前成功登陆港股市场。如今其上市已然“满月”,但纵观一个月以来的股价表现,可谓鲜有亮点。其上市首日创出的6.03港元/股的最高价仍为上市以来的最高价格,截至昨日收盘,该行股价仅为5.82港元,低于其每股6港元的发行价。

中小银行H股上市之后,却遇到几无成交量的困境。包括6、7月份在港股上市的江西银行、九江银行等银行股,上市以来K线图基本为一条直线,股价微幅波动,成交量也极为低迷。当前,部分银行面临核心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较为紧张的局面。而中小银行上市后缺乏交易量,势必影响其再融资。

江西银行拟定于6月26日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江西省首家上市银行。据江西银行招股书显示,该行全球发售11.7亿股,预售价定为每股H股6.39港元。

公开发售认购不足

九江银行(06190.HK)7月10日登陆港交所,发行价为10.6港元,开盘即破发,报10.42港元,最低跌至10.2港元,尾市回升,收盘价与发行价持平。

此外,证监会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重庆银行A股上市的审核状态已从“中止审查”变更为“终止审查”。

总部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的九江银行(06190)于7月10日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截至11月28日收盘,九江银行股价收报10.62港元,市净率PB为1.19倍,自上市以来股价上涨0.19%。另一家江西的城商行江西银行(01916)于6月26日上市后,截至11月28日股价收报6.70港元,IPO以来股价上涨4.85%。该行上市后一月内股价也基本在1%以内波动。此外,中原银行(01216)于2017年7月上市后,迄今股价下跌3.54%,PB为0.87倍;广州农商银行(01551)于2017年6月上市后,迄今股价上涨2.98%。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从目前港股上市的银行看,估值普遍较低,徽商银行和浙商银行的PB在0.7左右,招商银行的H股PB也是小于A股的PB,所以港股上市银行的估值普遍低于A股。江西银行2017年末的每股净资产是4.97元,如果按内地城商行目前在港股的PB计算,同时考虑汇率因素,江西银行的股价在4.3港元左右,是低于目前每股预售定价的。所以目前港股上市银行的低估值影响了一级市场中银行的发行配售。

需靠国际配售“救急”

这是2018年赴港上市的第三家内地城商行,在今年1月和6月,甘肃银行(02139.HK)和江西银行(01916.HK)分别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赴港上市月余

多位投行和分析师人士表示,在资本市场上,公司IPO上市后一段时间内,会有稳定股价的需求,至少尽量做到不破发。为保证顺利上市,有的上市公司甚至会找外部投资人“代持”买股票托市,买股资金由自己出,过一段时间后再“回购”代持投资人手中的股票,类似操作在资本市场并不新鲜,不过各公司对维护股价稳定的周期诉求不同。

事实上,近来,中小银行在港股市场公开发售发行认购不足的情况并不少见。如吉林九台农商行虽然公开发售获得超额认购,但其香港公开发售部分共收到418份有效申请,相当于公开发售下初步可供认购总数6600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约1.09倍,也就是获得0.09倍的超额认购。哈尔滨银行H股发行时曾向全球发售30.2358亿股H股,该行共收到香港公开发售提交的总数为8289.5万股的合计820份有效申请,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下可供认购总数的27%,认购额不足1/3。此外,锦州银行H股IPO时,其香港公开发售部分接获735份有效申请,合计认购仅527.6万股,相当于该行香港公开发售下可供认购股份总数的4%,占全球发售可供认购股份约0.4%。这些银行均只能将在港未获认购部分重新分配至国际配售以求“救急”。

曾几何时,地方银行H股上市屡屡创造在港发售的辉煌,如首家H股上市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其共发行约21.855亿股H股,其中1.5亿股公开发售,最终超额认购倍数达3倍。而作为首家赴港上市城商行的重庆银行,该行公开发售获得6.24亿股的有效申请,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初步可供认购7052.2万股的8.81倍,即超额认购7.81倍。

上述3家银行在H股上市较为迅速,用时较短。而选在A股上市的银行则需要漫长的等待,第一财经统计,虽然今年至今已有3家银行IPO过会,但还有16家仍在排队。

发行价几成股价天花板

相比在港上市银行股无人问津的遭遇,A股的情况则相反。一位香港机构分析师表示,这一情况并不罕见。内地某大型银行2016年在港股上市后,前15个交易日的股价涨跌幅为0,但随后直线下跌近12%。这与A股银行次新股上市即涨停形成鲜明对比。分析其背后的原因,一是资本市场结构的差异,A/H股资本市场格局不同。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随着地方银行在港上市数量的不断增多,可能让地方银行在港公开发售不足成为常态。此外,目前赴港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普遍面临估值偏低的压力。H股上市或许能让这些银行快速实现IPO,但与A股上市银行相比,估值差距明显。因此,H股上市的银行大多已提交A股上市的相关议案。据了解,已在香港上市的邮储银行、浙商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重庆农商行等均提出拟回归A股。

如今这一地方银行H股公开发售受追捧的场景已逐渐远去,多家银行屡屡出现认购不足,最终靠国际配售助力渡过在港发行关。

3家赴港上市

A股上市闸门的紧锁,让急于实现IPO的各家银行均将目光投向了港股市场。重庆银行上月6日在港挂牌交易,这不但让上市银行名单补充了新成员,也使其成为了三年时间内首家实现IPO的银行及内地首家赴港上市的城商行。

嘉实国际中国股票研究主管陈叶雁南表示,这需考虑到资本市场的估值体系。一般来说,A/H的流动性和估值体系不同,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折价。港股是机构投资者,通常看基本面的情况;A股的个人投资者占比较大,也受到经济周期、稳定性等因素影响。

年初上市的吉林九台农商行虽然公开发售获得超额认购,但其香港公开发售部分共收到418份有效申请,相当于公开发售下初步可供认购总数6600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约1.09倍,获得0.09倍的超额认购。而此次广州农商行将未获认购的香港公开发售的6541.8万股重新分配至国际发售。

随着九江银行在港上市,登陆H股的内地地方银行已达15家。

招股伊始,重庆银行表现抢眼。该行从路演到最终成功上市,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月时间,H股发售获得6.24亿股的有效申请,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初步可供认购7052.2万股的8.81倍,即超额认购7.81倍。而作为首家赴港上市的地方银行重庆农商行,其当时发行价为5.25港元/股,超额认购倍数仅为3倍。无论在发行价格方面以及超额认购倍数上,作为后来者的重庆银行完胜于三年前上市的重庆农商行。

一位跨国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资本市场看金融公司,更把银行、保险等公司股票视作一种类高息债权,根据传统业绩表现情况,拿一定的分红,这些对于长线资金的机构投资人具有吸引力,特别是IFRS9会计规则调整之后。但金融机构的资本收益波动率没有很大的增长,甚至一些机构内部考核是看风险资本调整后收益率,机构的视角和资本市场并不完全一致,资本市场更看重兼并收购“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