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续开出的巨额罚单表明,中国政府打击垄断的力度空前。不少外企怀疑中国政府的行动是针对外企。自8月份以来,已经有四家外国商业游说团体对中国的反垄断行动公开表示担忧。美国商会认为,中国的做法违反了WTO原则,有保护中国产业发展的嫌疑。9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和参加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的外国企业领袖对话时,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也对反垄断调查表示了疑问。  李克强表示,反垄断调查所涉及到的企业中,外国企业只占到10%。他再次强调,“这些措施绝不是针对某类企业,或者说是有选择性的。目的是要营造一个给企业松绑、宽松又可以公平竞争的环境。”  然而,中国欧盟商会表示,中国目前的打击垄断行动非常不透明,以致引发对动机的猜测,并且,中国打击垄断的结果表现为降价,这与反垄断的精神不符合,也浪费了教育市场参与者的机会。  一份充满忧虑的《建议书》  “中国目前的反垄断调查非常不透明,因此引发了外界对动机的猜测。”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Wuttke)在9月9日的《欧盟企业在中国建议书2014/2015》(下称“建议书”)发布会上表示,包括对GSK前CEO的刑事调查都缺乏透明性,这些案件都笼罩在神秘色彩中。他还认为,中国的反垄断欠缺法制和专业。  自从2011年11月开出首张反垄断罚单,国家发改委在反垄断上动作不断,先后对液晶面板、奶粉、黄金、白酒、药品、汽车、通信、保险、水泥、软件等行业巨头发起反垄断调查。  截至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对12家日企罚款12.354亿元,三星等6家液晶面板企业被罚3.53亿元,茅台、五粮液共计被罚4.49亿元,洋奶粉案涉案企业被罚6.7亿元,一汽-大众因价格垄断被罚2.48亿元。责成吉林省物价局对吉林省内3家水泥企业实施价格垄断的行为罚款共1.1439亿元。责成上海市物价局对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及其部分上海地区经销商共罚款3382.41万元。  目前,国家发改委称对高通的调查已经结束、马上进入处罚阶段,国家工商总局正在对微软进行反垄断调查询问。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9月10日称,在华受到反垄断调查的企业面临着监管机构的多种施压手段,称受到监管机构审查的企业被迫“认错”,在接受调查时没有律师陪同,没有被告知受调查理由就要做出表态。  “这种做法有悖中国推动法治努力和正当程序的条文和精神,也不符合国际惯例。”USCBC在报告中说道。USCBC表示,86%接受调查的企业表示对中国反垄断执法程序有些、或者非常关切。  路透社去年报道称,多家企业被监管机构警告在调查期间不许用外部律师。  “在欧洲,在法庭宣布之前,不会把嫌疑犯放在电视节目上,嫌疑犯在被证实有罪之前都是清白的。”伍德克对GSK前CEO的案件调查过程有很多看法。  而在8月份,在梅赛德斯·奔驰、奥迪和克莱斯勒宣布接受中国政府的调查后,中国欧盟商会发表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称来自多个领域的企业向其反映,在未进行充分听证的前提下,有关部门通过带有恐吓性的行政手段迫使企业接受惩罚和治理。“完整的法定诉讼程序没有得到贯彻执行,诸如告知企业不要对调查者提出质疑和挑战,不要在审讯环节雇佣律师或求助其政府、所属商会等行为都与最佳讼程程序背道而驰。”声明中表示。  伍德克称,欧洲在反垄断调查完毕后会生成100~200页的报告,详细地解释调查的过程,“但是在中国,很遗憾在调查的早期,就匆匆地做出了2页纸的结论。”  据了解,在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反垄断执法的案例均例行公开,公众可随时进行详细查询。但中国的法律并没有强制公开执法信息,这直接引发外界对执法部门自由裁量权力的质疑。中国欧盟商会在声明中表示,欧盟委员会在调查方面的过程透明性可为中国反垄断调查提供范例。调查必须不对结果做任何预判,接受调查的企业也必须被保障充分享有辩护的权利。  一些被调查的企业被约谈后,会主动降价。比如,戴姆勒公司旗下的品牌梅赛德斯将零件的平均价格下调了15%。菲亚特公司所有的克莱斯勒将零件价格下调了20%,并将大切诺基SRT8的价格削减了一万多美元。  这常常给人中国的行动收到“立竿见影”的成果。但是,伍德克却对此多有诟病。“最近的调查看起来是希望把价格降下来,但是《反垄断法》的精神是进一步引入竞争,打击卡特尔和其他经济合同组织形式。这种案件调查浪费了教育市场参与者的宝贵机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