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被低估是英雄的宿命。很多人看不起金山WPS,觉得不过是一个老掉牙的小软件。直到11
月 18
日,金山办公挂牌科创板,人们才知道这家“活化石”公司,到底有多低调。上市第一天,金山办公的股价就暴涨了200%,截至目前,其市值已经超过600亿。在全员公开信中,创始人之一雷军写道:“31
年前,求伯君在深圳一间酒店闭关几个月写出第一版 WPS
时,就注定了金山的英雄梦想。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软件行业的人说:“因为WPS,才让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不敢掉以轻心。因为WPS,让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国还有一家公司能和微软抗衡。”【我的内心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雷军,18岁。90年代,WPS曾是中国电脑的代名词。程序员求伯君,也是后来金山董事长,蹲在出租屋14个月,敲了128万行代码,前后三次因肝炎住院,最后写出了WPS。这也是中国最早的文字处理系统之一。要知道,那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没见过电脑。而WPS一年能卖三万多套,营收6600多万。无数热爱开发、希望留名中国软件史的程序员,纷纷加入这家公司。包括雷军。当时他丢下航天部铁饭碗,成为金山第6号员工。他常常通宵地敲代码。“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累了站起来看看窗外,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睡觉,然后你还在写程序,觉得自己好伟大。”有的人身体里,天生流淌着英雄的血液。18岁时,雷军还在念大一,读到了一本书《硅谷之火》,激动得几夜睡不着觉,绕着武大体育场,走了一遍又一遍。书里讲的是乔布斯。“看完这本书,我的内心就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整个金山,都是如此,欲望极低,使命极大。当时,WPS占领了市场95%,甚至盗版盛行。求伯君不以为然,还有点高兴:事业和金钱无关,我只希望我们的软件能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如果从开始就想着怎样赚钱,我也不会有今天。纯粹,是所有英雄的标记,也是所有英雄的弱点。他们往往要在现实中,粉身碎骨一次,才能绝地重生。当时微软也盯上了这块肥肉,大肆进军中国市场。为了扼杀WPS,微软用了狠招:对大陆地区,放任盗版的存在。这样一来,谁也挣不到钱。盖茨也说过,如果盗版,他希望中国盗微软的版,而不是其他软件。微软财大气粗,少了中国这点油水,完全不是问题。而对于WPS这些国内软件,招招致命。当时业界一片哀嚎:微软之下,寸草不生。为了迎战微软,金山几乎倾尽所有,让雷军牵头,研发“盘古”软件,试图反击。在北京四季青的一个四合院里,雷军带着20名顶尖程序高手,埋头三年。不设上限地投入,单广告费金山就烧了200万。不料1000多个日子,换来完完全全的失败。“盘古”在市场中接近全军覆没。“1996
年是金山历史上最艰难的日子,差点倒闭。200
多人的公司,当时走得只剩下十来个人,账上也只有几十万元人民币。”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没有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郁闷的事情。那年,整个中国软件行业都失去了梦想。国内所有的办公软件,几乎一命呜呼。雷军向求伯君提出了辞职,但被求伯君劝了下来,给了半年的假期。你可能无法想象,那6个月里,雷军天天天蹦迪,可见其崩溃程度。“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我什么都不去想。”【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绝不是我雷军这样的凡夫俗子靠勤奋所能达得到的,但是我仍然有一点点不死心。】——雷军,29岁。当雷军全盘性崩溃时,求伯君正面临威逼利诱。微软直接开出75万美元的天价年薪,试图收买。求伯君拒绝了,他看得一清二楚:“微软的这次求贤,是想让更多中国本土的人帮它去占领中国市场。如果接受了诱惑,似乎会背上‘汉奸’之嫌疑。更重要的是,中国要有自己的民族软件企业,如果这样一去,我们的一杆旗帜就倒下去了。”雷军也同样不甘心。6个月后,他缓了过来,重返金山,带回一句话:“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绝不是我雷军这样的凡夫俗子靠勤奋所能达得到的,但是我仍然有一点点不死心。”那时,金山已经没钱了。连能不能活下去都成了问题。雷军第一个自降了工资,但也有很多人不理解。每天都有人满腹怨言地离开。最后,金山的研发团队,算上雷军,只剩下四个人苦苦支撑。他们孤军奋战,先后推出了金山词霸、金山影霸。这些软件都大受市场捧场。同时,市场上疑问不断。金山就这样被微软干趴下了?不做WPS了?认输了?全然不是。他们怎么甘心中国人自己的软件一蹶不振?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雷军提出了要生存就必须转型。他带着残损部队,“以战养战”,一边跳进泥坑里赚钱,一边悄悄开发新版
WPS 。求伯君甚至把价值 200
万元的别墅卖了,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留,都投了进WPS,没日没夜地开发。直到1997年,金山终于扬眉吐气地拿出了新版
WPS97。一经推出,大获成功。他们在东南大学演讲时,学生们送给金山一条千人签名的横幅,上面写着:“我们支持金山敢和微软拼的作风。”雷军前往母校武汉大学做推广,心里根本没有“以卵击石”这个词,他带着学生一起喊口号:我要用未来十年和微软来一场豪赌。金山的赌注,代价非常大。可以说,起步极早的金山,看着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相继成立,却硬生生错过了互联网发展最黄金的阶段。雷军复盘过很多次,甚至感到过痛彻心扉的懊悔:“坚持做
WPS
让金山跟互联网擦肩而过,而金山后来所有的艰难痛苦,跟这个决定密不可分。我很内疚,那个决定是我当时做出来的。因为输了不服气,要扳回来,所以把所有优秀的人才都派去做
WPS ,所有‘以战养战’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养 WPS
,这让当时的金山,背了一个巨大包袱在长征。”寥寥数语,道尽悲情。或许这就是英雄的代价。【只要金山还叫金山,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雷军,38岁。成为英雄,得浴火3次,重生3次。第一次,发现功夫再高,在现实面前只是花拳绣腿。第二次,发现手里的正义之剑,难敌世界这面盾牌。第三次,明知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抽刀挥剑,哪怕付出生命。雷军说,“从纯商业角度讲,做
WPS
办公软件是犯傻的事情。”金山几乎所有挣的钱,都用来补贴WPS。用钞币粉碎机来形容这个项目,毫不夸张。雷军不懂及时止损吗?求伯君不懂得机会成本吗?不,他们心知肚明。哪怕亏损,求伯君仍然坚持:“人要为理想,同时也要求生存;为了生存,就要讲策略;讲策略,是为了理想的实现。”雷军亦是如此。“十多年来,金山不惜从网络游戏、杀毒软件、翻译软件上赚来的钱贴补
WPS
,不论它多么孱弱,却从未被抛弃,因为这是中国软件的一面旗帜。只要金山还叫金山,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此后,由于WPS极度烧钱,也有各方的原因,金山
5
次上市,5次被打回,最后花了8年时间,才在港交所敲钟。整个金山都被拖疲了。上市那天,一个8年的老员工给雷军发来一封邮件:“我加入金山时就听说公司要上市,每年过年回家都要跟我父母讲,结果最后连我爸都不再相信金山要上市了。”或许,英雄的赫赫战果,另一个写法叫牺牲。雷军说:“金山这一跑跑了八年,绝大部分公司都被上市拖垮了。知道为什么?你带着手铐、脚镣你能跑得过同行吗?一定跑不过的,可是金山居然跑下来了,只有我这个位置才感受特别深刻。这种疲惫很难用语言表达……”【创业如跳悬崖,我
40 岁,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雷军,40岁。金山集团门口,曾经写着一句标语。“我的金山,我的青春: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金山的梦想,也燃烧掉了雷军全部的青春。他回忆说:“我从
22 岁到 38 岁,在金山干了整整 16
个年头,这中间的压力很难表达,像马拉松一样。原来以为只是累了,但是休假四周后还是身心疲惫,这是真心话。”当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后,所有人都在庆祝,雷军却递交了辞呈,辞去CEO一职。这个决定极为艰难,也出乎所有人意料。当求伯君知道雷军心生去意,整夜整夜地和他交流。“慢慢地我理解了他的想法。我们都是减肥减不下去,雷军却日渐消瘦,衬衣领子从
42 号减到 38 号, 16
年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他真的太累了。”创始人之一的张旋龙,曾经大发脾气,最后心软了。“刚开始我很生气,
16
年来第一次对他发了脾气,但是后来我想,我们真的不忍心,这样下去真的对不起他。”16年的感情,相当复杂。金山成就了雷军,但似乎没有成就雷军的梦想。“过去的经历已经证明了雷军的优秀,但鲜有人知他的内心多么渴望卓越。”做出伟大公司的渴望,干一番伟大事业的火焰,从未熄灭。离开金山后,雷军做了几年投资人,又在2010年不顾一切地成立了小米。雷军带着13个员工,每人干下一碗小米粥,开始创业“不管这次创业成与败,我不能让人生充满遗憾。我一定要去试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创办一家世界级的技术公司,做一件造福世界上每一个人的事情。”很显然,雷军做到了。小米几乎凭借一己之力,让中国从山寨手机时代,跨入了国产手机时代。有一种说法是,“小米的成功,让国产手机厂商开始了向世界顶尖水平的追逐。”“创业如跳悬崖,我
40 岁,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雷军,赌赢了。2018年,小米顺利上市。2019年,小米成为全球最年轻的500强公司。【少做点事,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极致,做到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这种程度才能成功。】——雷军,42岁雷军成立小米那年,也是金山生死关头的时刻。雷军收到了求伯君发来的短信:“如果你不回来,金山可能不行了。”求伯君和张旋龙,基本上两到三天,就找雷军谈心。“他们是我的老板、大哥,你说他们找我谈心,我能说不去吗。”当时雷军成立了顺为资本,手头投资了
20
多家公司,小米也正处于创业起步的关键期。手心手背都是肉,雷军一度很痛苦。“在过去的三年里,虽然我努力将金山放到内心深处,但是每次走进金山办公室,每一次看到金山的同学们,每次在媒体上读到‘金山’这两个字,都会心潮澎湃。无论我多么的克制,但是我知道,金山在我内心深处是永远挥之不去的。说的夸张点,我都愿意为金山赴汤蹈火,一度把金山看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为了拯救金山,雷军决定亲自上阵。他挨个和小米合伙人商量,获得一致支持后,他顶着压力,在2011年重返金山一线。本来就跟牛一样工作的雷军,这回几乎要把自己榨干了,凌晨两三点还在开会,小米、金山和顺为三家企业中跑断了腿。以前雷军还会喝点酒,但那段时间,雷军几乎拒绝了所有的活动。即使想喝,雷军每次也是喝几口就放下了,匆匆去处理事情。在大会上,雷军对着所有的金山人说:“我们已经是祖父级的公司,我们只有打烂所有的坛坛罐罐,才会重新变得强大起来。”他带着金山对自己动刀,并且全力下注移动互联网,成功把用户转向线上。“原来在金山我们讲的是艰苦创业,经过这几年现在我鼓励少干点,但要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极致,做到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这种程度才能成功。”能成为英雄的人,一定在深夜里,杀死过自己无数次。2011-2017
年,金山集团整体收入年复合增长高达 47%
。整体收入已经超过百亿。在金山30周年庆典上,求伯君转身拥抱了雷军,数度落泪。雷军也难掩激动:“
30
年不懈奋斗的岁月里,我跟张旋龙、求伯君以及众多为金山奋斗过的兄弟姐妹们肝胆相照、亲密无间,这份兄弟情始终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深信,在创业这条道路上,一个人走,可能走得快,但一群人走,会走得更远。”【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你信吗?】——雷军,44岁。11
月 18
日,这个时代终于为雷军和金山人,敲响那面锣鼓。在公开致谢信里,雷军写到:“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英雄都有改变世界、中流砥柱的使命担当;英雄都向往历经磨难、浴火重生的史诗历程。”苦熬这么多年,金山WPS成了仅剩的,能和微软“掰掰手腕”的中国软件。倪光南曾经奔走疾呼:“面对跨国公司借垄断而掠夺性的定价,借垄断而控制用户的机器,我们有权说‘不’。“而在国产办公软件中,WPS是唯一能硬气说“不”的。办公软件的自主可控,是国家信息安全的关键。而WPS成了中国仅有的,能扛起这面大旗的。哪怕到了今天,WPS都并不赚钱。曾经有人问雷军,这么多年,究竟为了什么?“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你信吗?”有多少忍辱负重,就有多少豪情万丈。永远不要低估一颗英雄的心。参考资料:[1].蛋蛋姐,WPS,死磕微软31年,如今终上市,酷玩实验室[2].风马牛,历经30年风雨,雷军终于实现了他的「英雄梦想」,冯仑风马牛排版|
陈博宇审校| 叶开甫主编| 叶正新作 者:钟灵来 源:正和岛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身家620亿,拥有小米、金山、迅雷、欢聚时代、51Talk等多家公司股份,堪称“坐拥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雷军,可谓是达到了人生中的巅峰。

作者:也想上市的铁马马
来源:财经早餐、创鑫激光、方邦电子、聚辰股份、海天瑞声。

封面题图|求伯君与雷军

创业前已经非常成功,创业后带领小米上市,投资生意照样也风生水起。

这么一看,雷军硬是挤掉了马云等大佬,他才是科创板的大赢家啊。

文|风马牛

作为国内互联网大佬,雷军是许多人眼中的教父级人物,他的创业历程、投资版图成为成功的典范。

雷军的前辈,天才程序员

「很多人背着包进行徒步穿越,有人觉得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但是徒步穿越的人觉得这是征服自我,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然而,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源于“不死心”。

有人说,雷军在创造小米前还有一家伟大的公司,那就是今天的主角——金山。

2018
年底,金山软件举办创业三十年庆典,三位创始人,求伯君、雷军和张旋龙到场。庆生中,雷军与求伯君深情相拥,两个中年男人欣喜落泪。次日,雷军在微博中写道:三十年的岁月年华,三十年的兄弟情谊,刹那间涌上心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人生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战友?

因为不死心,坚持做WPS,最终拿出了WPS97,公开挑战微软,亦得到市场的认可;

说起办公软件,大家第一个想起的是我们最常用的微软office,但微软的office是收费的,还挺贵,现在绝大多数人用的都是盗版。

三十年前,求伯君因开发 WPS
被称为「中国第一程序员」,还在上大学的雷军成为他的头号粉丝。此后二人因缘携手带领金山走向辉煌,巅峰时刻,求伯君选择了退出,「劳模」雷军接手。

因为不死心,坚持对顶尖科技水平的追逐,小米几乎凭借一己之力,让中国从山寨手机时代,跨入了国产手机时代。』

但是还有一款WPS,比office的出现还早,它就是即将登陆科创板的金山办公的产品。

图片 4

被低估是英雄的宿命。

今天咱们来聊聊WPS的创始人,他就是雷军的前辈——求伯君。

求伯君

很多人看不起金山WPS,觉得不过是一个老掉牙的小软件。

求伯君

小镇青年求伯君打小是个围棋高手,更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天赋。 1980
年高考,他以数学满分的傲人成绩考入国防科技大学信息系统专业。这一年,比求伯君大八岁的张旋龙正在香港准备接手父亲的金山公司。

直到11 月 18
日,金山办公挂牌科创板,人们才知道这家“活化石”公司,到底有多低调。

有人说中国程序员界有四大天王,而金山就有两个,那就是求伯君和雷军。

1983
年,我国最高水平的计算机——「银河」在国防科大横空出世。同年,「一个学生成功开发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消息被刊登在《长沙日报》上,求伯君霎时成了「网红」。

上市第一天,金山办公的股价就暴涨了200%,截至目前,其市值已经超过600亿。

求伯君的少年时期是一个聪明天才的故事,从小学习能力就很强,三岁的求伯君就已经能背诵九九乘法,据说他五岁的时候围棋水平就已经达到了业余五段。

毕业后,求伯君被分配到了河北徐水县石油部物探局仪器厂,两年无趣的基层工作为他积累了一定的编程经验。
1986 年春天,厂里来了 5
个深圳大学的实习生,求伯君暗恋上了其中一个,但始终未能表白。此后,求伯君追随恋人远去深圳,将那次行程称为「此生逢上的第二次不可错过的机遇」。

在全员公开信中,创始人之一雷军写道:

当年求伯君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都紧张,生怕他问出点老师不会的问题。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22
岁的求伯君觉得深圳的一切都是光鲜亮丽的。他不顾一切阻挠,迫不及待地要辞职。

“31 年前,求伯君在深圳一间酒店闭关几个月写出第一版 WPS
时,就注定了金山的英雄梦想。

求伯君16岁参加高考,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

决定去深圳工作前,求伯君在河北和北京逗留了些日子。那时候,一个老乡遇到计算机打印的难题,求伯君花了
9 天时间帮他重新写了程序。意外的是,经朋友引荐后,当时四通公司用 2000
块钱买下了那套程序的全部版权,并以明年成立深圳四通,一定调你过去为由,竭尽全力挽留求伯君加入团队。

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

毕业后求伯君本来安安稳稳的端着铁饭碗,但是偶然一次深圳之行,给求伯君很大刺激。他决定回单位就辞职,去闯荡世界。

就这样,被条件吸引的求伯君暂时留了下来。在四通,他结识了成长过程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香港金山老板张旋龙。当时对方有一批机器无法启动,求伯君花了一个晚上就把它弄好了。

软件行业的人说:

在辞职前夕,1986年12月,在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屋里,求伯君奋力撰写他的处女作——高级打印驱动程序。

深圳四通成立后,北京公司开始反悔,于是,求伯君给总裁万润南写了一封辞职信,很快批示下来,求伯君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刚去时,四通让他负责公司的一个经营部,与他对口做生意的,恰巧是张旋龙的弟弟张小龙。

“因为WPS,才让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不敢掉以轻心。因为WPS,让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国还有一家公司能和微软抗衡。”

经过9个昼夜的奋战,打印程序完成并调试成功。求伯君把自己的处女作命名为“西山打印系统”。

不过让求伯君经商,可能会缘木求鱼,但让他潜心开发软件,他则是如鱼得水。正在这时,张旋龙抛出绣球,「来金山,我让你专心搞软件!」正中求伯君下怀。

01

当年的求伯君有多厉害,有个业内人士给我举了个例子,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编写他们的第一个BASIC解释程序时,也是用汇编语言编制,整个程序不到4000行,他们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加入香港金山后,求伯君的目标十分明确—— WPS 。从 1988 年 5
月开始,求伯君把自己关在深圳蔡屋围酒店的房间里,夜以继日地写代码。一年零四个月中,求伯君住了三次院,第二次肝炎复发时,他直接把电脑搬到病房里继续写。24
岁的求伯君在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中,用汇编语言写下了十几万行代码。

——雷军,18岁。

而求伯君的这一系统有5万行,只用了9天。

1989 年, WPS 1.0
发布,填补了我国计算机中文字处理的空白。没有做广告,也没有去参加评奖,仅仅凭着口碑就火了起来。
WPS 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时一度达到 90%
,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事后,求伯君自我调侃道:虽然卖得很火,但对我来说,没赚什么钱,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90年代,WPS曾是中国电脑的代名词。

1986年12月底,“西山打印系统”刚一完成,他就毅然辞去公职,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这时,他刚满22岁。

求伯君与雷军

程序员求伯君,也是后来金山董事长,蹲在出租屋14个月,敲了128万行代码,前后三次因肝炎住院,最后写出了WPS。

求伯君原来的打算是先到北京探望老同学,然后南下深圳。

90 年代初期,微软等跨国软件巨头纷纷逐鹿中国,一路高歌猛进的 WPS 遇到了
Word 的挑战。彼时,求伯君邀请雷军加入迎战。

这也是中国最早的文字处理系统之一。

可是,当他把自己开发的软件向同学演示后,对方建议他先去北京的四通公司试试水。

据雷军描述:第一次在一个展会上见到求伯君,当时他穿着一件呢子大衣,走路带风,像明星登场一样,那一瞬间我觉得金山的程序员真牛。等我加入金山以后,略有点小失望,因为只有
5 个人,我是第 6
个人,有一点觉得被忽悠了。但我绝对是被求总成功的程序员形象打动了,加入了之后我才想起求总没跟我说拿多少工资多少股票。

要知道,那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没见过电脑。而WPS一年能卖三万多套,营收6600多万。

而四通也是识货的,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求伯君的处女作。

1994
年,当香港金山被方正合并之后,张旋龙把软件这一块拆分出来,在珠海注册成立新的金山公司,张旋龙还大方地把这个公司一半的股权给了求伯君,公司也交由求伯君去运作。那时候,雷军牵头在北京成立了金山开发部,负责
WPS 汉卡的技术支持,并召集了 20 多名顶尖程序高手。

无数热爱开发、希望留名中国软件史的程序员,纷纷加入这家公司。

此刻切换到香港,上世纪80年代,有个叫张旋龙的人,接手了他父亲的金山公司,那时,金山公司除了卖芯片,还代理电脑、显示器,总之就是倒腾点电子设备赚点钱。

为了迎战微软,金山倾尽所有投入研发了一款类似于 Office
套件的产品,叫作盘古组件,里面有 WPS
、电子表和字典等。但半年过后只卖出了 2000
套,「盘古」没能开天辟地。雷军把这次惨败归结为,「我们在 Windows
上的动作太自负了一点。」

包括雷军。当时他丢下航天部铁饭碗,成为金山第6号员工。

雷军、求伯君、张旋龙

彼时,微软向求伯君伸出了橄榄枝,以 75
万美元年薪为条件,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求伯君拒绝了。

他常常通宵地敲代码。

1984年,张旋龙作为港商来到北京的中关村。选择和四通公司进行合作,四通做为金山电脑总代理。

1996
年,金山迎来历史上最艰难的时刻,曾经如日中天的它转眼便折戟沉沙。求伯君坦言:
200
多人的公司,走得只剩下十几个。哪怕就这样一个规模,金山也开始为工资发愁了。

“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累了站起来看看窗外,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睡觉,然后你还在写程序,觉得自己好伟大。”

之后张旋龙经常去四通晃悠,后来在一次展览会上,一批电脑的BIOS有问题,启动不了,四通公司的程序员求伯君一个通宵就搞定了。

此后,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动摇,就连主力雷军也坐不住了,提出辞职,但被求伯君劝了下来,并给了他半年的假期。多年后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郁闷的事情。」雷军排遣失败感的方法是「蹦的」,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他什么都不去想;求伯君则是在
BBS 上发泄情绪,他一天给站友写 300
多封信。也正是这段煎熬让他们意识到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有的人身体里,天生流淌着英雄的血液。

所以张旋龙毅然决然的挖来了求伯君,带着他一起去深圳做汉卡。

时间拖久了,资金和信心都会成问题。前途渺茫的求伯君在那段时间尝试了游戏等其它业务,可惜都没有成功。此时此刻,求伯君对
WPS 的一往情深起了关键作用,他与伙伴们达成共识,要开发新版 WPS
,重振雄风。

18岁时,雷军还在念大一,读到了一本书《硅谷之火》,激动得几夜睡不着觉,绕着武大体育场,走了一遍又一遍。

当时的个人电脑,打印机如果想打出汉字是不行的,必须通过一中叫做汉卡的东西转换一下,说白了就是为了计算机能处理中文而存在的一种“卡”,联想就是做汉卡扬名的。

正是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求伯君把张旋龙送给他的那套价值 200
万元的别墅卖了,带领雷军等剩下的十几个员工没日没夜地开发 WPS97 。

书里讲的是乔布斯。

于是,求伯君带着一台386电脑,把自己关在深圳南山的一间偏远小房间里。只要是醒着,他就不停地写代码,什么时候困得看不清电脑屏幕了,才眯一会儿。

1997 年,金山新版 WPS97
面世,公开挑战微软,获得巨大成功,求伯君开始在各地演讲推广。在东南大学,学生挤破了门听求伯君演讲,送上了一个千人签名的横幅;在重庆,听众群情激昂地喊出了向金山公司学习的口号。许多人眼里,求伯君成为民族软件的一种象征。以至于央视《东方时空》要在盖茨来中国的当天把求伯君请去,面对面地谈
WPS97 如何抗击 Word 。

“看完这本书,我的内心就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

1年零4个月后的1989年9月,求伯君在医院里终于敲完了12万2千行的最后一个代码。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得意淡然,失意泰然。」求伯君感慨道:民族产业还是要提的,但现在我们想尽量少提,避免造成误会。人家会总觉得你的产品不行,所以打民族牌,博取大家的同情。

整个金山,都是如此,欲望极低,使命极大。当时,WPS占领了市场95%,甚至盗版盛行。

1989年底,金山发布了WPS1.0和金山汉卡,一年内就以2200元的价格卖出了3万多套,24岁的求伯君写出的WPS几乎垄断了国内的文字处理软件市场,占有率高达90%之多。

坦诚的求伯君也十分聪明,他一点架子都没有,并且总能用一种能够让人接受的方式告诉同事哪里出现了问题,需要改正。有员工刚来金山的时候,机器的网卡装不上去,求伯君掀开机箱帮他装上了网卡,又兴高采烈地跑上楼。

求伯君不以为然,还有点高兴:事业和金钱无关,我只希望我们的软件能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如果从开始就想着怎样赚钱,我也不会有今天。

因此张旋龙把金山公司股份的50%分给求伯君,还给求伯君买了别墅和汽车。

在开发软件最紧张的时刻,为了给程序员们放松,每到晚上九点半,求伯君就喊大家下楼,围着公司跑一圈,回来后继续编程序。程序员晚上加班时,可以随便打电话定夜宵,都是求伯君来买单。有次一个员工闹离职,在赔偿金的问题上和人力起了争执,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求伯君和人力说赔偿金算在他的帐上,然后轻松离去。求伯君对待员工的大方,和雷军的节俭一样出名。

纯粹,是所有英雄的标记,也是所有英雄的弱点。他们往往要在现实中,粉身碎骨一次,才能绝地重生。

现在应该没有这么大方的老板了…

在金山,极少有人见过求伯君动怒的样子,他唯一一次发脾气是在媒体对「金山皓月」等产品进行评测时,结果金山皓月最差。求伯君召集开发部门开会,刚说了两句,就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停顿了一下,转身走出会议室,平息一下心情回来后,只说了一句散会。

当时微软也盯上了这块肥肉,大肆进军中国市场。

据说在做出WPS之后,90年代的中关村随便招呼一声,立马会围过来1000个求伯君的粉丝。

图片 5

为了扼杀WPS,微软用了狠招:对大陆地区,放任盗版的存在。

一个粉丝大家不会陌生,他的名字叫雷军。

左起:求伯君、雷军、杨元庆、柳传志、沈家正

这样一来,谁也挣不到钱。盖茨也说过,如果盗版,他希望中国盗微软的版,而不是其他软件。

金山的第六名员工

1998 年,联想以 450 万美元现金外加 450 万美元商誉注资金山,求伯君提拔 28
岁的雷军担任金山总经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