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万昌科技(002581,SZ)对外界广泛质疑的“代持”、“1000万元换200万股协议”、“与万昌股份、华冠股份存在关系”等一一作出澄清与说明,并表示不存在代替他人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形。  针对万昌科技的公告,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进一步爆料,“初步查明万昌科技此说法,所用公章及使用程序非其公司人员(所为),系政府官员操控下所为。”对于艾群策抖出的“内幕”,万昌科技董秘张国昌称对方并无证据。  艾群策提供了一份录音,称录音里系淄博市金融办主任胡希德和一名被称为“老邵”的处长参与高庆昌与艾群策的“1000万换200万股协议”的谈判过程。不过,记者多次联系胡、邵二人未果,因此上述录音证据的真实性尚不能确定。  艾群策:万昌科技公章被控制  万昌科技董秘张国昌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否认股份代持一说。在5月31日的公告里,万昌科技对“股份代持”再次作出了澄清,“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高庆昌不存在代替他人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形。”  万昌科技的公告称,高庆昌自公司设立以来一直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至公司上市其股权未发生重大变化,其一直掌控着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根据高庆昌生前出具的声明承诺函,并经公司向其他相关股东核实,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存在代替他人持有的情形。  “他们发布的主体不对,有没有代持应该由股东说了算,为什么高宝林不出来说话?”艾群策说。  “初步查明万昌科技此说法,所用公章及使用程序,非其公司人员(所为)。”艾群策介绍,他之所以掌握此消息,源于万昌科技内部人士向他透露,“公章不在高宝林、王明贤(万昌科技高管)手里。”  张国昌告诉记者,高宝林现在仍然“不方便接受采访”。“承诺函不需要公章,只需股东签字……艾群策有什么证据?”张国昌表示。  艾群策矛头指向金融办官员  为证明
“1000万换200万股”的存在,近日,艾群策向记者提供了3份据称是他和淄博市金融办胡主任、邵处长的录音。“我本来根本不想与高庆昌签这个协议,几乎在政府官员的央求下才有了这3份协议。你们去听录音就知道了。”艾群策说。  在录音中,一名“邵处长”代“市金融办一把手胡主任”邀请艾群策去淄博,艾群策让对方转告胡主任,“方便的时候就过去”。录音显示,艾群策通知
“邵处长”,“让高庆昌准备一个饭局,胡主任作陪,看这事(高、艾谈判)怎么来做。”“邵处长”称之所以邀请艾去淄博,是要为解决高、艾之间的纠葛“找一个方案,找一个解决办法。”  在另一份录音中,一名自称为淄博市金融证券办公室主任胡希德的人士再一次对艾群策发出去淄博的邀请。据艾群策透露,这3份录音证据可以证明他和高庆昌的
“1000万换200万股”协议系胡、邵作为中间人。  昨日,记者多次致电胡希德,手机均提示无法接通;记者发送采访短信,并多次致电邵处长,邵均未接记者电话。随后,记者又向淄博市委宣传部电话核实,工作人员承诺,会给出一个答复。  同步播报  是否立案尚无结论  对于高庆昌坠楼事件,记者造访了淄博市公安局、淄博市公安局张店分局。离高庆昌坠楼的鲁信花园小区仅一街之隔的市公安局里,工作人员称对高庆昌坠楼案并不知情。  “我们也是通过媒体来了解事情进展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立案要家属来申请,我们不会主动要求立案。”记者随后致电市公安局宣传处朱处长,核实是否已经立案,朱处长表示不了解情况,一切以市委宣传部的结论为准。

“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分局刑侦大队正在调查,结论还没出来。”5月25日下午,就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坠楼一事,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宣传科一名干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继5月24日该市金融办主任胡希德高调接受采访并发布新闻通稿之后,高庆昌“自杀”迷局再度升级。  当日晚,记者来到位于张店区鲁信花园1单元2103室,高庆昌之子、万昌科技三股东高宝林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没留下只言片语!”这是记者落坐后高宝林蹦出的第一句话,上身赤裸、两眼通红、身材高大恰如其父的高宝林,情绪激动。似乎高庆昌“自杀”前,并未安排好身后事,而其亿万身家如何承继、万昌科技将由谁领衔,均成未知数。  此外,有淄博熟悉资本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因万昌科技上市遭举报,已有7家与其历史相似的淄博拟上市公司的IPO进程陷入停滞。  “如果不卡住,还会出王庆昌、李庆昌。”该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5月25日召开的第110次证监会发审会结果显示,山东金创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通过。该公司1993年通过定向募集设立,内部职工股曾于1997年-1998年在山东省企业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  各方封口:神秘朋友打断高宝林欲言又止  但是,记者与高宝林的采访旋即受扰。  25日晚,对于其父遽然离世,高宝林甩出一句“没留下只言片语”之后,一位自称高家朋友者进屋,立刻打断高的叙述,见此状况,高宝林态度转变,表示不再接受采访,记者随即被这位高家朋友“请”出高家直至电梯。  在电梯口,记者求证当地金融办通稿中“家属称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一事,这位高家朋友表示,“政府怎么说的我们不管,你去问政府。”  当日,胡希德“消失”,记者数次拨打其手机均无法接通,至26日发稿前,电话仍未拨通。  前一天,正是胡希德负责的淄博市金融办向媒体发布通稿称,公安机关已排除他杀可能,系自杀,且家属称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  对于上述通稿,张店区公安分局宣传科干事告诉记者,“金融办属市直机关,应该是从市公安局拿的信息,我们不清楚具体情况,也没有发布信息的权利。”  同日下午,记者来到淄博市公安局,采访遭拒。  生前三高压:股东举报、媒体报道、监管调查  万昌科技挂牌前一天的5月19日,有报道称,万昌科技关联公司、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向证监会举报,作为董事长的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资产,将其转至即将上市的万昌科技;另一面却遮掩万昌股份的经营业绩、长达6年不开股东会。  事实上,艾群策为此事奔波数年之久。持有万昌股份超过100万股的艾群策,此前联合一众股东,一路举报至国务院法制办,始终未能收效。  高庆昌身后事  “2010年,我跟艾群策弄了部好车,顺利进入万昌科技厂区,经过一番波折终于见到高庆昌本人。”26日,万昌股份一位前股东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向高求证万昌科技是否要上市,高神情紧张的表示,“没有的事。”此外,他们要求召开万昌股份股东大会,亦遭拒绝。  2011年,万昌科技上市浮出水面,艾群策或于4月给上述南方周末报道记者提供线索,随后,该记者“历经一个月翔实调查,在自己所属媒体未能刊发,转而在南方周末登出。”接近该记者人士表示,文章记者目前不愿接受采访。

继万昌科技前董事长高庆昌坠亡,6月20日淄博市张店区金融办主任齐继增突然去世,淄博金融市场再掀波澜。就其死因,目前各方说法尚存异议,市场怀疑齐继增之死与高庆昌坠亡事件有关联。  受这一消息影响,万昌科技昨天尾盘报涨2.37%,收于19.88元。全天换手率高达19.62%,成交量较前一日放大71%,全天成交8369.65万元。,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称,不排除齐继增死讯传出后,市场资金出现恐慌情绪,拉高出货,该消息对万昌科技股价的后续影响还要看此事与万昌科技之间的关联。  ■
金融办主任暴亡  昨天上午,在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坠亡事件中扮演“举报人”角色的艾群策在网易微博上发布消息,称“张店区金融办主任齐济增昨天突然去世!享年47岁。据传中国证监会正查此人(与高庆昌有关)……”。  这一消息马上让人联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万昌科技前董事长高庆昌坠亡风波。张店区隶属于山东省淄博市,对于上市公司颇多的淄博市而言,金融办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权力部门,而万昌科技的公司所在地恰恰位于淄博市张店区,其上市筹备、审批正属于张店区金融办的管辖范围之内。  昨天,记者欲向艾群策本人求证此事,但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而曾代其发言的一名艾群策下属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记者通过淄博市银企合作信息网查询得知,张店区金融办主任名为“齐继增”,而非艾群策微博中所写的“齐济增”。记者随后又通过淄博本地一位消息人士处证实,张店区金融办主任齐继增确于6月20日突然去世。  ■死因:癌症还是自杀?  齐继增是怎么死的?“目前公开消息给出的死因是肺癌”,前述淄博本地消息人士昨天告诉记者。但市场方面显然并不接受这一说法,流传颇多的说法称齐继增为自杀。  “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只是齐主任昨天(6月20日)因病去世,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淄博市张店区新闻办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昨天对记者表示。  张店区是淄博市的核心城区,淄博市政府就位于张店区人民西路。但奇怪的是,昨天记者拨通淄博市金融办的电话时,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却声称不知道这回事。昨天,淄博市金融办主任胡希德的手机也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对于齐继增的死因,市场上显然有不同的看法。昨天,《经济观察报》记者陈旭在其新浪微博上称:“继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被跳楼’以来,实际控制人易主,企业所在区金融办主任昨日‘被肺癌’,据可靠消息,此人同事并不知此人患病,癌症是急症?”艾群策也在个人微博上发出质疑:“难道癌症也成了传染病,说得就得!说死就死?”  有消息称,上周证监会派人赴淄博调查万昌科技事件,约谈了齐继增。但记者昨天未能证实这一说法。  昨晚,陈旭更新的微博称:“收到一位人士信息:‘你说的其他内容我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他就是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早就不上班了,朋友说端午节的时候就不好了,你再调查一下,别搞错了。’”  ■万昌“你还得问政府”  齐继增的死亡和死因为何会成为市场焦点?这还得从万昌科技说起。  5月20日,万昌科技登陆中小板,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高庆昌的身价瞬间超过8亿元。但诡异的是,高庆昌于5月23日凌晨在家中坠楼身亡。随后,淄博市金融办迅速表示高庆昌之死“排除他杀,长期患抑郁症”。但这一说法随后被指作假,并有媒体曝出高庆昌所持有的万昌科技股权实为替政府官员代持。围绕高庆昌坠亡的诸多猜测至今仍未有定论,如今,经手其上市工作的当地政府官员又“因病去世”,难免让市场生出质疑。  昨天,万昌科技董秘张国昌对记者表示,他已听说了齐继增逝世的消息,但不知道其死因,“我们肯定认识,主管地方金融平台的官员,怎么可能不认识呢?但我们是企业,政府的事情你还得问政府,这跟我们万昌科技的生产经营没有什么关系”。  张国昌称,万昌科技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成,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并未因高庆昌的去世而发生任何变化。

“如不妥善、公正处理万昌科技股权纠纷问题,你们记住,一定还会死人,一定还会有人跳楼,甚至可能有更严重的事件发生。”5月28日,当着记者和朋友的面,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语惊四座。  与高庆昌有过接触的知情人士张洪泉(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高庆昌跳楼事件之前,华冠的一位女股东也坠楼身亡。而艾群策向记者称,自己也有过“被跳楼”的经历。  万昌科技拒绝谈判  艾群策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谈起自己和高庆昌的一次谈话,“万昌科技上市前,我找到高庆昌,当时说了三个必须。”  “我完全支持万昌科技上市。在此前提下,一、必须搞清楚华冠股份、万昌股份与万昌科技之间的资产关系,可以和我单独去说;二、必须把资产弄清楚,擦干净屁股再走万昌科技上市之路;三、必须依法召开万昌股份股东大会。”  不过,上述这番话尚未得到万昌科技方面的证实,万昌科技董秘张国昌告诉记者,“公司股东高宝林近期心情异常悲痛,身体欠佳,不方便接待媒体。我不认识艾群策,万昌科技的管理层也不认识这个人。”  在万昌科技上市之前,艾群策曾以公司的名义用文件的方式向中国证监会举报其涉嫌掏空万昌股份资产。据了解,举报不是目的,促使高庆昌谈判才是目的。  艾群策坚称高庆昌是华冠-万昌股份的职业经理人,而且称在5月17日至19日高艾谈判中,高亲口认可了艾的说法,并表示原意回归万国宝通的考核体系,这样在高认可艾还是他的老板的情况下,艾也没有让高从万昌科技出局。  不过,艾的说法并未得到万昌科技方面的否认或者承认。而对于艾群策提出的股权要求,张国昌回应说,“有关华冠股份的事宜,法院已经判决。我们是公众公司,对于股东个人不便于表态,在公司层面,他可走司法途径。”  “我们不会和他谈判,都不认识有什么好谈的,这个也代表我们公司的态度。如果艾群策单方面发表的一些言论损害到了公司利益,我们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张国昌称。  艾群策自称“被跳楼”  在青岛崂山国家风景区SPR咖啡厅附近,有一栋叫做弄海园国际大酒店的大楼,据艾群策讲述,在这里自己差一点“被跳楼”。  “当时我的手机开着放在房间里,人不在房间里面。他们双方都以为人在里面,警方有人往里面冲,要让我被跳楼。我的人也往里面冲,是去救我的。”艾群策说,他的一位助理双博士还为此被警方拘留15天。  “为了固定这个事实,我们又打了一场民事诉讼(官司),民事诉讼代理人就是我们的马老师。”艾群策说。马老师即马俊勇,艾群策的老朋友。  “我们立案了,一直打到了二审,相关的情况你们可以去查案件的档案。”马俊勇也向记者证实。  “我的这件被跳楼的事和高庆昌跳楼没有很大的关系,而关联点在于两个跳楼都指向了高庆昌的靠山——两位前政府官员。”艾群策称。  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高庆昌在和艾群策签协议的5月17日至19日期间,在青岛见了上述两名官员。”  “董事长不能住高楼。”这是张洪泉谈到高庆昌坠楼事件发出的一个感慨。在解释自己匿名的原因时,张洪泉说,问题很复杂,涉及到多个层面。

万昌科技(002581.SZ)昨日发布了澄清高庆昌存代持股份行为等公告,与此同时,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一公告为内容虚假,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在坠楼身亡后公司股价接连涨停,当天大力买入的营业部就在其跳楼身亡处所附近。  虚假澄清?  6月1日万昌科技股价涨停,公司在5月31日晚上曾发布公告,就目前媒体对公司报道,其中三个问题进行澄清,此前许多媒体报道称,公司前董事长高庆昌代替他人持有公司股份,公司对此给予否认。有媒体曝出公司前董事长高庆昌曾与一名叫艾群策的人签订一笔涉及1000万元借款的框架协议。公司指出,这是系个人行为,与万昌科技没有任何关系。公司表示不存在所谓万昌科技从万昌股份转移资金、资产、技术等情形。  公司称,对艾群策涉及万昌科技的有关言论与行为,涉嫌虚构事实、污蔑陷害、恶意诽谤公司的,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  “这是一个虚假信息公告。”举报人艾群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艾群策称,根据山东华冠股东大会通过的决议,将成立高庆昌死因调查委员会,以便向相关部门提供专题报告。对于万昌科技否认高庆昌“代持”的声明,艾群策表示,代持是高庆昌的行为,万昌科技没有资格代其否认。  在万昌科技上市前,万昌科技的关联公司、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艾群策向证监会举报称,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的资产,将其转移至即将上市的万昌科技。《南方周末》报道称,总资产超过3亿元、2010年利润为6800万元的万昌股份凭空蒸发,然后万昌科技上市。  神秘营业部大单买入  万昌科技于5月20日登陆深圳中小板。根据公开资料,公司董事长高庆昌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高达30.44%。以5月23日23.54元/股的收盘价计算,高庆昌的身家达到7.76亿元。  艾群策称,在淄博市金融办的主导下,他与高庆昌多次谈判,初步达成协议。但是刚刚上市三天,和艾群策初步达成协议的高庆昌突然从居所23层高楼坠落死亡。  近期有报道称,参与艾群策和高庆昌谈判的淄博市金融办相关人员表示,高庆昌承认万昌科技的资产来自万昌股份,艾群策也对本报记者表示,高庆昌确实做过类似陈述,但是随着高庆昌跳楼,如今已死无对证。  但截至记者发稿,高庆昌是否掏空资产,是否存在代持,相关监管机关集体处于沉默状态。艾群策表示他将起诉相关部门行政不作为。  “万昌科技的事情,现在谁都说不清楚,股价走势诡异。”山东有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在公司上市第二天跳楼身亡,按照相关规定,当天的交易应该停牌,但是公司不但没有申请停止交易,公司股价还接连涨停。事后根据交易所公布的交易席位,当天大力买入营业部就在前董事长跳楼身亡处所附近。  当天买入第五大交易席位为中信万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淄博柳泉路证券营业部,而高庆昌跳楼的地点为淄博市张店区的鲁信花园高层住宅楼。  艾群策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目的是控股万昌科技,进行全面的改造,他甚至表示,对未来的万昌科技发展已经制定了方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