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重组投资方宣布“闪婚”后,康骏养生又面临着“闪离”的尴尬。  10月初,沪上最大连锁养生机构康骏养生爆出资金链问题,门店关闭、员工工资无着落,数以万计的会员面临会员卡金额蒸发之虞。(详见本报10月25日《康骏“破产”风波连锁养生陷入“模式”困局》一文)之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一兆韦德公司宣布介入,康骏养生的重组暂时平息了风波。  但时隔仅半月,三方竟然掀起了口水战。先是快鹿指责康骏财务状况与之前所述有巨大出入,后又指责重组的合作伙伴一兆韦德根本无意出资,只是在搭“顺风车”。而康骏有关负责人在回应时则称,快鹿从一开始就抱着炒作的心态,根本无意解决问题,浅尝辄止的投资反而让康骏陷入新的危机。  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康骏事件一波三折,这场闹剧该如何收场?康骏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重组闹剧  就在康骏养生会馆的“破产”风波稍稍平息之际,三方约定的重组却遭遇离奇变故。  11月11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官网上发布《告康骏全体员工书》,称经对康骏的财务状况进行尽职调查后,结果显示后者的债务情况与当初康骏、一兆韦德提供的数据有巨大出入,并且还存在隐性债务的可能性,决定暂停重组康骏。  此时,距快鹿集团公开宣布重组康骏才不过半月。10月18日,快鹿与一兆韦德,就共同重组康骏养生会馆正式签约,决定联合投资6000万元以解决后者的资金问题。  “当时说只要5000万~6000万就能撬动这个项目,现在看来要1.1亿~1.2亿元,当时说总负债是2亿元左右,现在看来是要3.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新闻发言人向外界表示,由于负债出入巨大,债权债务的问题突破了公司的预设,快鹿方面不得不暂停重组。  与此同时,快鹿在公开声明中还指责项目介绍人、共同投资人一兆韦德违背承诺,至今分文未投,“在三方重组协议签订后便一直找理由推脱,拒绝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签订双方协议”“根本无力出资,甚至希望向我们借款来对康骏进行投资,一兆韦德搭顺风车的行为,严重阻碍和影响了重组进程”。  而事件当事方一兆韦德则对此回应称,在与快鹿投资磋商之初,曾多次提醒并催促快鹿投资对康骏开展尽职调查。对于未投资的原因,其表示是“因为仓促投资并不符合商业惯例,更与一兆韦德健身一惯主张的理性投资理念背道而驰”。其甚至称,“对于任何诋毁一兆韦德健身名誉之行为也绝不姑息,将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在康骏事件之前,有谁知道快鹿这么一家公司?”康骏养生会馆总裁皮武灵的助理吴继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称,快鹿集团从一开始介入,就是抱着炒作的心态,根本无意解决实际问题。  对于快鹿所述康骏的“资金黑洞”远超预期一事,吴继新表示,快鹿作为一家专业的投资公司,在做这样一项较大的投资决定前,居然不做尽职调查,就匆匆宣布介入重组,这种举动让他这样的局内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明显动机不纯。“我们的债务一直在那里,财务上没有任何隐瞒,但对方就是不愿意去调查。”  据悉,快鹿介入后,已为康骏养生输入了2100万元的资金,这些钱被用来垫付了部分员工的工资,多数门店得以暂时重启。“在投入2100万元后,快鹿又派人来谈,要求在之前股权协议的基础上,加上‘康骏’品牌的出让,这是皮总难以接受的。”吴继新表示。对于上述指责,记者致电快鹿集团,但未获回应。  再陷泥淖  重组方的出尔反尔,被康骏视为近期所遭遇的第二个重大打击。快鹿停止重组后,失去了资金来源的康骏,面临门店重新关停、员工工资、店面租金越欠越多的困境。  对于康骏的未来,吴继新表示,公司正在与其他投资方接触,包括一家香港公司。这些公司对康骏的品牌还是比较看好,但目前的障碍在于,与快鹿和一兆韦德的协议在前,三方的纠纷未解决之前,新的投资方会认为存在投资风险。  据悉,目前有关政府部门也已介入康骏的重组事宜中。多方协商后,决定首先要解决员工的工资和会员卡的消费等问题。康骏所欠供应商的款项,将更晚解决,而公司目前已与多数债权人通过书面方式,重新确定了债务关系。  在之前快鹿负责人与康骏员工的见面会上,快鹿负责人曾建议,“康骏的未来不掌握在快鹿、一兆韦德或皮武灵身上,而是掌握在员工自己身上”。建议各分店员工自救,自己把店盘下来。  对此,吴继新表示,这个问题皮武灵与公司的几位管理层也曾考虑过,认为这将是“最后的一步棋”。即几十名员工将公司的欠薪合起来,公司也将门店的资产进行评估,最终将门店以合理的价格盘给员工。但吴继新认为这绝不是一步好棋,首先普通员工缺乏自主经营的能力,其次在脱离了康骏的品牌后,客源也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国庆前后,康骏养生会馆老板“携款跑路”的消息充斥于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公司倒闭”“消费卡余额瞬间蒸发”“康骏员工血汗钱打水漂”等文章让无数消费者内心惶惶。国庆之后,数位康骏供应商的上门逼债,又将此事件的影响逐步放大。  作为上海最大连锁养生机构之一,康骏的会员数以万计,其预付的会员卡金额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由于牵连甚广,康骏破产的消息甚至引来了相关政府部门的介入。  康骏品牌创始人皮武灵事后现身,承认公司资金链遇到困难,并拖欠部分员工的数月工资,但其本人并未跑路,仍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数日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联合一兆韦德宣布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入股,并对康骏养生馆进行重组。  
看似风波暂平,不过事件前后却仍有许多疑团待解:昔日的连锁养生“大腕”缘何突然由盛及衰?重组方提出的“三年上市计划”会否引发新一轮的盲目扩张?而对于陷入“四面楚歌”的连锁养生机构而言,又如何进行市场的自我救赎?盲目扩张惹祸  10月18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联手一兆韦德在沪宣布对康骏养生进行正式重组,让之前一度陷入“倒闭跑路门”的康骏养生起死回生。该日的媒体见面会上,皮武灵多次起立鞠躬致歉,称自己因快速扩张投资方向错误,致2000多员工两三个月工资未发,内心非常痛苦。  在这之前的半个月时间里,这位沪上最大连锁养生机构的负责人陷入“卷款跑路”的传言之中,被欠薪数月的康骏员工和已支付预付款的会员们都在四处找寻皮武灵的下落。皮武灵的众多身份中,还包括上海沐浴行业协会副会长、足浴协会会长等职务,亦可见康骏养生在行业的影响力。  康骏养生成立于2004年,2014年恰逢其创立10周年。10年前,皮武灵只身来到上海,从第一家门店做起,至今在全国范围已有100多家门店,其中70多家集中在上海,另外分布在北京、南京、郑州、成都等地。据称,康骏养生在2013年的营收就已经接近5亿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2012年,康骏养生的发展达到巅峰,全国60余家门店中,上海占据50家,且在上海最大的门店面积有2200平方米,位于浦东八佰伴核心商圈位置,当时年营业额可达1000万元左右,其虹桥门店350平方米,年营业额也能达到600万元。  “康骏的门店主要是开在一二线城市的商务区或高档社区,其定位比较高端,客户主要是商务人士及政府官员,很快从众多按摩店和足浴店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了。”有熟悉康骏的投资人士称,康骏的出现,以及其预付卡的模式,其实也满足了一种送礼需求。但“八项规定”以来,这方面的需求萎缩得比较厉害。  不过,尽管近几年来连锁养生行业总体上面临着竞争加剧以及需求萎缩等问题,皮武灵还计划迅速地扩大康骏养生的规模。其在2012年时曾表示,一年内在上海将会再拓展30家门店,未来在上海能够开设200家门店,北京能开设150家门店。  “门店的扩张速度太快,导致很多新门店的管理难以跟上,迟迟不能盈利。加上新的投资未能按期注入,致使康骏养生的资金链断裂。”前述投资人士称,据其了解,康骏本身的盈利能力还是非常强的,“预付款+现金”的支付模式也能为公司提供大量的现金流,但问题在于没有把握好扩张节奏。  10月2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康骏养生总部,希望联系采访事宜。虽然已经对外界宣布重组计划,但康骏养生行政部的人士依然拒绝记者的采访要求。“现在要么已离职,要么正在忙着收拾局面。”该人士说。资金拆借“滚雪球”  若仔细梳理康骏养生2014年的大事,会发现其资金链断裂一事来得实在太过突然。  2014年5月,皮武灵对外宣布,康骏养生会馆已在全国开设了百余家门店、年营收达到5亿元,计划将门店开到300家,未来10年达到年营业额80亿~200亿元。5月26日,康骏10年店庆的活动特意将地点选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并邀请了汪峰、李玟献唱。据称,仅这次10周年演唱会的投入,即高达数千万元。  9月30日,有消费者网上爆料康骏会馆的会员充值卡不能使用,必须用现金消费。有消费者称门店内有康骏员工讨要拖欠工资。10月1日,康骏会馆被爆多家门店悄无声息关闭,上万名会员的充值卡内金额不知所踪。10月3日,关于康骏会馆倒闭一事已在各大网站上争相报道,朋友圈开始疯狂转发。

上周六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宣布联合一兆韦德重组康骏养生,不到72小时,第一笔1300万元资金就已到位。该笔资金主要用于发放康骏养生一线员工1个月的工资,缴纳20家门店的房租和水电费,支付员工生活费等。随着这笔资金的发放,10月21日南丹东路等20家康骏养生门店开始恢复营业。

10月18日下午,一场有关康骏养生的新闻发布会引来沪上众多媒体的关注,面临倒闭危机的康骏养生能否柳暗花明又一村终于在这一天水落石出,沪上50强民营企业快鹿投资集团宣布联手一兆韦德斥资5.2亿元正式重组康骏,使国内这个时尚健康行业的标杆性品牌得以保持持续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