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币”具有一些新的特点,但从当下看,“天秤币”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难以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在主权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并纳入监管的虚拟货币,难以超越国界成为世界货币。对于“天秤币”,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和多国央行普遍采取观望和谨慎态度。日前,社交网络巨头脸书(Facebook)发布其虚拟货币“天秤币”(Libra)项目白皮书,受到全球关注。在不久前举行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天秤币”也引发热议。尽管“天秤币”具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但它不是法定数字货币,难以成为真正的超主权世界货币。近年来,各种货币概念层出不穷,人们有必要区分“电子货币”“数字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不同。电子货币主要是指法定货币电子化,本质上还是法定货币。例如,银行账户电子钱包中的余额可用于网络支付,其强调的是货币形态与现实货币不同。数字货币一般指由央行发行、与纸币并行的数字化货币,与纸币有着同等地位,是可以用于日常各类支付的法定货币。目前,我国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等问题。虚拟货币的形态一般也是电子的或者数字的,但虚拟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而是一种虚拟商品,通过网络等渠道完成交易。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用支撑,虚拟货币无法承担法定货币的职能。当然,我们也要密切关注虚拟货币市场的变化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及时加强风险提示,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就拿“天秤币”来说,脸书认为,目前全球仍有17亿成年人未接触到金融系统,无法享受正规金融服务,而且当前金融交易成本过高,因此需要打破这种格局。按其设想,Libra是一种稳定币,是一种超主权数字货币。通过发行Libra,探索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的确,Libra具有一些新的特点。第一,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承诺与法定货币1∶1兑换。这不仅优于不挂钩法定货币的网络“加密货币”,而且比挂钩单一货币的稳定币看上去更稳定,是一种升级版的数字稳定币。第二,Libra拟由拥有27亿用户的脸书发行,国际卡组织巨头维萨(Visa)等将予以支持,据说支付规模将达到近7000亿美元。看上去,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大影响力和较强公信力。第三,Libra治理机制在形式上较为完备。脸书创立子公司Calibra,代表其构建和运营Libra网络;Libra将由非营利组织Libra协会管理,逐渐减少对创始人的依赖,确保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相分离。总之,Libra与一些“加密货币”有很大不同,不少人认为Libra或将颠覆全球货币体系甚至金融体系。但从当下看,Libra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难以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从基本属性看,这种与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数字稳定币,实际上仍然是一种“代币”,其价值难以真正稳定。货币最重要的本质是价值尺度,难以保持币值基本稳定就难以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从使用范围看,Libra只能在特定网络平台和网络社区上运行和使用,且应用场景与具体用途并不清晰,不仅难以真正提升跨境支付效率,还可能成为洗钱和恐怖组织融资的帮凶。从治理机制看,Libra协会只是一个发币和管理机构,Calibra公司只负责具体运营,都不具备各国中央银行的调控功能。在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的情况下,相关机构并不具备公信力。从技术层面看,Libra所依赖区块链技术,存在着“不可能三角”问题,即“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难以兼得。此外,Libra与一篮子法币挂钩的做法,还增加了其设计难度与运行挑战,面临更大的汇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因此,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由于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进一步说,在主权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并纳入监管的虚拟货币,难以超越国界成为世界货币。所以,对于“天秤币”,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和各国央行普遍采取观望和谨慎态度。  (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董希淼)

图片 1

图片 2

人民网北京7月15日电
自上月脸书公司正式宣布发行加密货币天秤币以来,该话题持续成为金融监管部门和业界关注的热点之一。

“天秤币”难成法定数字货币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在周五中国人民银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表示,央行对此同样关注,也在研究天秤币发行后对金融体系可能带来的影响。

董希淼

王永利/文 激动!震惊?不妨拨开链生币与稳定币的迷雾——厘清货币本相。

值得注意的是,Libra的消息带动比特币价格飙升至年内最高点。更有炒币者故意混淆数字货币等概念,借此来炒作以比特币、以太币为代表的虚拟币。

日前,社交网络巨头脸书发布其虚拟货币“天秤币”项目白皮书,受到全球关注。在不久前举行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天秤币”也引发热议。尽管“天秤币”具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但它不是法定数字货币,难以成为真正的超主权世界货币。

Facebook于6月18日发布其加密货币Libra白皮书。白皮书开宗明义,其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声明Libra是由脸书独立的子公司Calibra发起的,由一篮子货币作为支撑,由独立的协会管理,在区块链平台上运行的稳定币;计划在2020年正式推出,同时配备名为Calibra的数字钱包,推出独立的APP。

事实上,尽管Libra和空气币存在一定不同,但两者都不能被称为数字货币。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等监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多次公开表示,虚拟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不可能取代主权货币。

近年来,各种货币概念层出不穷,人们有必要区分“电子货币”“数字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不同。电子货币主要是指法定货币电子化,本质上还是法定货币。例如,银行账户电子钱包中的余额可用于网络支付,其强调的是货币形态与现实货币不同。数字货币一般指由央行发行、与纸币并行的数字化货币,与纸币有着同等地位,是可以用于日常各类支付的法定货币。目前,我国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等问题。虚拟货币的形态一般也是电子的或者数字的,但虚拟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而是一种虚拟商品,通过网络等渠道完成交易。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用支撑,虚拟货币无法承担法定货币的职能。当然,我们也要密切关注虚拟货币市场的变化和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及时加强风险提示、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白皮书一经发布,其“无国界的货币”(GlobalCoin)、“为数十亿人服务”的提法,即在全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在中国更是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似乎认为这一愿景已经实现或者肯定能实现,认为Libra协会将“成为数字经济社会的全球中央银行”,“Libra将定义货币史新坐标”,“Libra未来有望成为集央行与商业银行功能于一体的超级银行”,“Libra将对传统主权货币体系,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产生颠覆性影响”,“Facebook发的不是币,而是世界变革的信号弹”,“中国再不赶紧行动,将失去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机遇和在数字经济时代应有的影响力”等等,其中不乏脱离实际、惊世骇俗之词,亟待甄别。

Libra、空气币都不是货币

图片 3

在真实的权力与信用加持之货币世界,这是噪音还是信号呢?重中之重是,如何从“Libra与链生币、法定货币关系,其挂钩的一篮子货币如何构成、如何管理”等多维视角,去看待无国界的全球币。

“脸书公司也加入炒币大军了!”这个让很多炒币者兴奋的消息并不是事实。

就拿“天秤币”来说,脸书认为,目前全球仍有17亿成年人未接触到金融系统,无法享受正规金融服务,而且当前金融交易成本过高,因此需要打破这种格局。按其设想,Libra是一种稳定币,是一种超主权数字货币。通过发行Libra,探索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与链生币

6月18日,美国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上线加密货币项目Libra并发布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这一项目协会由28家来自支付、技术、电信、区块链等不同领域的巨头组成。但目前,Libra正面临着来自美联储、英国央行、法国央行等多国央行的警告和密切关注。

的确,Libra具有一些新的特点。第一,Libra锚定一揽子货币,承诺与法定货币1:1兑换。这不仅优于不挂钩法定货币的网络“加密货币”,而且比挂钩单一货币的稳定币看上去更稳定,是一种升级版的数字稳定币。第二,Libra拟由拥有27亿用户的脸书发行,国际卡组织巨头维萨等将予以支持,据说支付规模将达到近7000亿美元。看上去,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大影响力和较强公信力。第三,Libra治理机制在形式上较为完备。脸书创立子公司Calibra,代表其构建和运营Libra网络;Libra将由非营利组织Libra协会管理,逐渐减少对创始人的依赖,确保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相分离。总之,Libra与一些“加密货币”有很大不同,不少人认为Libra或将颠覆全球货币体系甚至金融体系。

显而易见,有储备资产支撑的Libra不同于比特币一类没有储备资产的链生币。

从《Libra白皮书》中可获悉,Libra发币是有明确的资产抵押,由一篮子法币、政府债券等主权信用资产作为其价值担保。也就是说,每一单位的Libra背后都对应着相应份额的美元、欧元、日元等法币。

图片 4

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并引发令人惊恐的全球性金融大危机后,很多人对现行的国家主权货币,以及以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充当国际中心货币的体系充满诟病,认为应当将货币的管理权从国家货币当局或政府手中剥夺,交给上帝或民众自主管理。于是,2009年初,有人推出了运用区块链分布式技术、按照系统设定的算法规则、非国家主导的网络链生加密数字币——比特币,之后又催生了以太币、莱特币等越来越多的链生币,一度让不少人认为,这将实现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设想,形成超主权世界货币,将成为信任的机器(不认识的人就可以发生经济往来),将颠覆或取代现行的国家法定货币体系,催生全新的数字经济与平等公正的美好世界。有人甚至将其上升到哲学、神学的高度狂热吹捧。

而空气币发币大多没有制约,更没有法币或主权信用资产作为其资产担保,这使得其价格波动区间很大,容易受到人为操纵。

但从当下看,Libra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难以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从基本属性看,这种与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数字稳定币,实际上仍然是一种“代币”,其价值难以真正稳定。货币最重要的本质是价值尺度,难以保持币值基本稳定就难以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从使用范围看,Libra只能在特定网络平台和网络社区上运行和使用,且应用场景与具体用途并不清晰,不仅难以真正提升跨境支付效率,还可能成为洗钱和恐怖组织融资的帮凶。从治理机制看,Libra协会只是一个发币和管理机构,Calibra公司只负责具体运营,都不具备中央银行调控功能。在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的情况下,相关机构并不具备公信力。从技术层面看,Libra所依赖的区块链技术,存在着“不可能三角”问题,即“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难以兼得。此外,Libra与一篮子法币挂钩的做法,还增加了其设计难度与运行挑战,面临更大的汇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因此,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由于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

但现实慢慢的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比特币一类网络链生币,并没有真实的价值或资产作为支撑,其价格完全取决于供求关系,很容易大起大落,难以发挥货币作为价值尺度的本质定位,可能成为一种可以炒作的虚拟资产,但难以成为真正的流通货币。

“虽然Libra挂钩一篮子法币,似乎解决了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但是仍无法改变其不是货币的本质。”
中国央行参事、原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近日在媒体刊文称,“其中一个核心问题是,Libra目前仍然没有国家信用支撑、没有中央调节机制,其币值如何得到稳定值得怀疑。”

进一步说,在主权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并纳入监管的虚拟货币,难以超越国界成为世界货币。所以,对于“天秤币”,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和多国央行普遍采取观望和谨慎态度。

于是,一种用法定货币作为支撑的网络加密币——“稳定币”开始出现。例如,先后出现的由网络公司发行的US-DT、GUSD,以及今年2月摩根大通银行发布的JPMcoin等,都是与美元1:1等值挂钩的稳定币。所谓“稳定”,是指保持其与法定货币的比值稳定不变。

而另一方面,在国内发行空气币已是违法行为。2017年9月,央行、原银监会和证监会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被称为ICO禁令。《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图片 5

这种稳定币,并不是像比特币一类全新的货币体系,实际上只是挂钩法定货币的专用代币,就像在中国,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但仍有一些单位有食堂饭菜票,一些商场有购物券一样。这种代币是在一定范围内流通使用,被赋予特殊权利义务的专用币,是不可以流出设定的业务范围自由流通使用的。

国家信用背书是货币的根本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董希淼

挂钩篮子货币

目前,业内对数字货币的定义仍存在一定分歧,但普遍认可数字货币是一种以数字形式呈现的货币,而非纸币、硬币等实体货币,承担了类似实体货币的职能,但能够支持即时交易和无地域限制的所有权转移。

(本栏目话题由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在平台优先发布】

Libra与一篮子货币挂钩面临更大挑战。

央行原行长周小川曾公开表示,中国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

相关文章